Show Less
Restricted access

Geschichte und Gesellschaft des modernen China

Kritik – Empirie – Theorie / Festschrift für Mechthild Leutner

Edited By Katja Levy

Welche Themen und Fragestellungen bewegen internationale Chinaforscherinnen und -forscher heute? Mit welchen Methoden und in welchem disziplinären Umfeld arbeiten sie? Dieser Sammelband enthält aktuelle Beiträge zur Chinaforschung in Europa, China und den USA. Renommierte Vertreterinnen und Vertreter des Faches stellen ihre Forschungsergebnisse auf den Gebieten Sinologie (inklusive Geschichte des Faches und chinesische Sprache), Gender, China und die Welt sowie Politik, Recht und Gesellschaft vor. Es zeigt sich, dass die aktuelle Forschung über China ein interdisziplinäres Fach geworden ist und Erkenntnisse zu den großen Fragen bereithält, die weit über die Grenzen des Reichs der Mitte hinausgehen.
Show Summary Details
Restricted access

岳庆平 - 中国社会史研究的宏大视野与深刻见解

Extract

| 57 →

岳庆平

中国社会史研究的宏大视野与深刻见解

罗梅君教授是我非常敬仰和叹服的著名汉学家和历史学家,是与我长期保持珍贵友谊和莫逆之交的真正好朋友,也确实可以说我们是心有灵犀和志同道合的。自我认识罗教授 20 多年来,我们联系密切,常来常往,罗教授多次到中国和北京大学来,她的博士生和助教也多次来北京大学访问我;我多次到德国和柏林自由大学去,我的博士生也多次去柏林自由大学拜见他,其中李现红还在罗教授那里接受了一年的博士联合培养。20 多年来,我对罗教授学术研究的宏大视野与深刻见解,不仅领悟益深,而且叹服之至。

1994 年,北京大学安排我到柏林自由大学访学一年。罗教授对我极为关照并周到安排,不仅让我以客座教授的身份,在柏林自由大学开设 “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国婚姻与家庭史” 两门课,而且给我提供了很好的教学科研条件,还让我参加很多重要学术活动并多次举办学术讲座。访学一年我受益良多:一是结交了新友,认识了不少德国教授和专家,其中不乏某些领域的佼佼者;二是扩大了视野,了解到一些宝贵的学术前沿理论和信息,其中有些在中国是不可能接触到的;三是享受了宁静,摆脱了国内的大量事务性工作,有时间坐冷板凳专心致志学习研究;四是带来了好运,1995 年我回国不久就评上了北京大学教授,而那年的竞争据说空前激烈。顺便说明的是,我评上的北京大学教授是 “正教授” (正常晋升),而不是 “破教授” (破格晋升)。因为 1995 年恰逢我晋升副教授 5 年,刚符合正常晋升教授的年限。这样,我自 1978 年上大学,至 1995 年正常晋升教授,共经历了 17 年。这在当时的北京大学,毫无疑问属于好运。

在访德一年中,我通过与罗教授的多次学术交流和合作,逐渐领悟罗教授从事教学科研的宏大视野,深刻见解,严谨学风,渊博学识,实事求是,精益求精。特别是日益叹服罗教授关于生育、婚姻、丧葬的许多精辟观点,而这些观点主要体现在她已出版的德文著作《北京的生育婚姻和丧葬——十九世纪至当代的民间文化和上层文化》中。于是我向罗教授真诚建议,这本大作最好译成中文版,并毛遂自荐地对罗教授说:我保证找到最高水平的翻译者和顶尖档次的出版社。罗教授同意后,我确实说到做到,找到了最高水平的翻译者王燕生教授和顶尖档次的出版社中华书局。罗教授这本大作的中文版,经过王燕生教授等齐心协力的高水平翻译,已于 2001 年由中华书局出版。

罗教授这本大作的最大亮点,如同罗教授学术研究的最大亮点,主要体现在其宏大视野与深刻见解上。就宏大视野而言,罗教授在这本大作的 ← 57 | 58 → “导言” 中高屋建瓴地指出:本书的宗旨可归纳为两点:一是系统地描写和阐释从帝制末期到本世纪 80 年代初的平民百姓和新旧上层人物在生育、婚姻和丧葬方面的实践;二是新旧上层人物的实践、二次阐释和官方策略与当代实践在城乡的表现,应当在他们相互关系中去确定,这是为了说明下列六大问题:“怎样确定在传统的北京民间文化和旧上层人物文化之间的关系?” “不同的阐释体系和上层人物的官方策略是如何交接取代的?” “目前实践和阐释体系之间的关系如何?” “什么是当前阐释体系的主要基本特征?” “在这三个领域的变化中可以看出哪些时代差异和不平衡?” “当代实践与传统实践之间的关系如何?”

罗教授的宏大视野还令人信服地体现在这本大作的以下三点内容上:一是在生育部分,罗教授认为,在新的上层社会的形成过程中,给不仅仅是 “现代” 西方医学,而且也是社会改良和变革的代表们,重新提出了生育这一主题——自 20 世纪 20 年代以来更为强烈。对于新社会上层的代表人物来说,中国传统医学的概念和妇女们的实践,同样是自古流传下来植根于儒家思想和迷信的世界观的表现,正是要从社会改良和民族革新的利益出发甚至摧毁这一世界观,方法就是人口质的改善和量的提高。

二是在婚姻部分,罗教授认为,不能简单地把婚礼进程理解为从传统到现代或从繁复到简单的直线式前进过程。最近几年父母和家庭对选择配偶的影响又有明显增长的趋势,另外,在择偶标准中越来越重视对方的家庭背景,这也适用于知识分子和执政的阶层。这些都表明这一发展过程的复杂性不仅出现在婚姻领域,同样也出现在其他社会领域。社会的变革不单是所有制和政治制度变化的直接和必然的结果。

三是在丧葬部分,罗教授认为,丧事充分体现了家庭秩序的危机和重建。因为家长一死,家中会形成巨大的权力真空,家庭的经济状况受到威胁,以前家庭是一个经济、政治整体,而现在儿子儿媳却要各奔东西——分家。这种情况下,丧家会大办丧事,人人力争举止 “合适”。父亲辈或祖父辈有人去世,其继位人和继承人在象征性资产上获益最大。不光是男子获益,那些有儿子的寡妇也会获益,因为她们已然为家族繁衍了后代,为家族经济作出了贡献。

You are not authenticated to view the full text of this chapter or article.

This site requires a subscription or purchase to access the full text of books or journals.

Do you have any questions? Contact us.

Or login to access all content.